“一句话引来杀身之祸”现象何以频发

来源:彩27信息港   编辑:邵龙   浏览:18150 次   发布时间:2019-03-24 05:46:07   打印本文

“比的是谁切出的奇珍价值最高者胜,你们不要狡辩了。”起初,杨立有些迟疑,不知这是要做什么?此刻,独远当然是好不避讳所有人的目光。但却见独远一入。这些人全都是群巢而动。看得出这春风客栈里面的这些样貌风度翩翩的少年皆是等待,一种安侯等待,等待一位身负巨大剑鞘的白衣少年的到来,就好像春风客栈青年掌柜那样突然移居客栈之外,因为他们期待一个故事,一个修真界的故事,就是是此人是个冒牌货那又如何。修真界的动人故事简直就是令人向往了。

独远听言暗惊,目光一扫,脚下正山门之上“五绝寺!”三个闪耀的金色大字突然映入眼前,却听半空那道金色前辈冷冷默念道“五绝寺,义断,恩断...灭世间一切尘世......!”“树人前辈,你可知这血祭之地哪里有法宝,求求你赶紧告诉我!”

  布“风水局”、请神婆指点 落马官员为何爱迷信?

  ◆长期搞封建迷信的落马腐败官员并非个例:他们有的在办公室、家里布“风水局”或随身携带护身符,祈求升官发财;有的由企业买单聘请风水先生做道场改风水,动迁祖坟,以求保佑其官运亨通;有的在被组织调查期间,求神婆指点迷津,企图躲过“劫难”

  ◆如果干部理想信念不坚定,就容易产生病态的仕途观,令其行为准则和政绩观出现偏差,此时个别干部会有借迷信力量实现个人目标的心理,容易走上贪腐蜕变道路

  2019年春节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了多起党员领导干部违纪案例,多人被点名通报“搞封建迷信活动”,比如北京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李士祥、哈尔滨商业大学原副校长高虹等。

  多位受访专家认为,强化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教育,防范封建迷信等问题趁虚而入,要从“立规矩”和“破迷信”上下功夫。

  迷信换来黄粱梦

  “决策靠烧香,干事找风水”,在有的地方、部门,一些官员迷信风水成为公开的秘密。

  迷信风水布局改变人生格局。为求官运亨通,有的落马官员在任时热衷请“大师”指点迷津,迷信风水布局,在办公室摆放靠山石;有的由企业买单聘请风水先生做道场改风水,动迁祖坟,以求保佑其官运亨通。

  江西一名厅级干部被查处前,意识到“可能要出事”,就把风水师请到办公室,重新布置风水格局。“风水师建议我搬到里面去办公会更好、更顺利。还挂了幅山水画,意思是有靠山,顺风顺水。”这名官员因贪腐落马后向办案人员交代。

  如此靠山并不可靠,仅仅1个月后,这名求“靠山”信风水的官员就接受组织调查,不久因受贿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3年。

  集体求神拜佛用公款捐香火。有的落马官员在任时大事小事动辄选黄道吉日,甚至组织单位职工参神拜佛,败坏党风政风。

  江西省德安县疾控中心原主任孟冬艳,热衷到寺庙参神拜佛。经当地纪委调查,2016年4月,孟冬艳组织单位干部职工到某寺庙拜佛。同年7月,她再次组织单位干部职工到另一处寺庙拜佛,并动用公款捐赠1000元香火钱。

  用公款集体求神拜佛并非个案。据纪检监察机关通报,在湖南攸县黄丰桥镇,当地镇长、中学校长为了保工作平安顺利,组织政府工作人员、学校班主任集体到庙里朝神祈福,并使用公款将活动开支予以报销。2018年10月,涉事的多名党员领导干部被立案调查。

  祈求护身符对抗组织调查。有的贪腐官员不惜花重金向大师祈求护身符并随身携带。在被组织调查后,不选择相信组织、坦白问题,仍寄希望于神婆指点,企图侥幸过关。

  江西一名落马官员在接受组织审查时,被发现在家里和办公室里有许多护身符。他还听信神婆的话,把写有自己生辰八字、“保20年平安”等字样的护身符随身携带。

  因迷权而迷信

  受访办案人员分析,部分落马官员在任上被风水和迷信思想左右,主要是因为理想信念“总开关”出了问题。这些干部脱离基层和群众,想问题、办事情不考虑群众利益,没有树立正确的“权力观”,乃至把“官运亨通”视为终极目标。当他们因“迷权”而走向“迷信”,一边试图以迷信保佑自己官运亨通,一边又利用权力为迷信活动开道,陷入“迷权”与“迷信”之间的恶性循环后,就离被查处不远了。

  “理想信念不坚定,就容易被迷信心态所左右,抵抗诱惑的能力急剧下降,判断是非无标准,处事没原则,甚至丧失立场,拿原则做交易。”一名落马的县委书记反思说,自己曾经不信马列信鬼神、不问苍生问大师,相信风水先生能指点迷津。

  也有少数官员因为仕途不顺,求神拜佛祈求庇佑。这时他们不是把权力看作责任和担当,而将其看作资本、享受,对职务“挑肥拣瘦”。

  根据重庆市纪委的通报,2017年6月落马的一名处级干部因在一次换届选举中“失利”,自感受到沉重打击。他没有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而是请求所谓的“大师”指点。该名干部还错误地认为,要在政治上更上一层楼,必须要有雄厚的经济基础作保障,即使今后离开官场,也要及时利用手中权力积累雄厚的经济基础。2017年1月至6月,仅半年时间,他就收受15名下属近10万元红包礼金。

  办案人员认为,如果干部理想信念不坚定,就容易产生病态的仕途观,令其行为准则和政绩观出现偏差,此时个别干部会有借迷信力量实现个人目标的心理,容易走上贪腐蜕变道路。

  2019年1月14日,由云南省纪委省监委联合当地电视台拍摄的反腐电视片《激浊扬清在云南》披露,当地某国有企业一把手把自己的政治前途和命运拴系于封建迷信,其党性原则、政治觉悟、道德防线渐渐丧失、崩塌。为保官运亨通,这名官员请风水大师看相、改名,用“九龙杯”喝水,戴着自称开了光的佛珠,直到接受组织审查前才将佛珠从脖子上取下。

  此外,对于一些贪腐官员来说,风水迷信俨然是救命稻草。察觉到要被组织调查后,江西某官员找神婆化解。他告诉办案人员,自己相信风水、鬼神,形成了执念,导致前期拒不交代自己的问题。

  受访办案人员认为,正是少数党员干部长期疏于对自己世界观的改造,理想信念动摇,“鬼神”才趁虚而入。

  破立并举走出“迷途”

  受访专家认为,一些落马官员在任上一边贪污腐败,一边烧香拜佛,教训深刻。应首先帮助干部坚定理想信念,补足精神之“钙”,避免干部得“软骨病”。同时还要开展警示教育,破立并举,标本兼治,让存在封建迷信思想的干部尽快走出“迷途”。

  记者在基层采访发现,个别党员干部对待大师算命、风水改命等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有的混淆民间风俗和封建迷信的关系,有的把信风水当做放松消遣。

  不信马列信风水,从根本上,反映出党员干部理想信念缺失。

  坚定的理想信念,是共产党人安身立命的根本。党员干部应努力学习,不断提高政治理论水平,把好理想信念总开关,注重加强自身修养,清白做人,清廉为官。

  抓早抓小,严惩党员干部迷信活动。根据中央和各地纪检监察机关发布的通报来看,部分落马官员信风水、拜大师并非一朝一夕,而是“长期搞迷信活动”。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对于出现苗头性、倾向性问题的,要红脸扯袖,把党员干部从迷途上拉回来;对于思想上变质、行为上违法的,要及时依纪依法予以处理、公开曝光。

几个寿元即将干涸的老头子最为激动,他们的路已经走到尽头,不报任何幻想了,于临终之际,想知道仙的过往和来历。“废话少言,叫你们家老大出来,试一试我手中的战戟,就知道了!。”

  真实虚假界线或被打破亟待规范AI技术

  女演员杨幂被AI技术换脸惹争议专家认为

  □ 本报记者 侯建斌

  近日,女演员杨幂因为一段“换脸”视频上了热搜。

  视频中《射雕英雄传》中扮演的“黄蓉”角色被替换为杨幂,一般人很难肉眼识别出这是“移花接木”的结果。

  这段视频发布后立即引发网友热议:有人认为,以后演员可以不在拍摄现场,完全可由替身完成,后期再将脸替换上去;也有人质疑,这种做法涉嫌侵犯了当事人杨幂的肖像权;更有人担忧,刷脸识别的各类手机支付方式将不再安全。

  面对涉嫌侵权争议,视频制作者回应称:制作视频主要用于技术交流,并无营利行为。

  相关回应未能平息争议,视频背后的AI换脸技术让不少人细思极恐。

  那么,视频制作者的“换脸”行为是否合法?AI换脸技术的出现将带来哪些风险?如何加以规制?就此,《法制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业内专家。

  无营利不能作为抗辩理由

  前不久,一个“朱茵变杨幂”的视频在bilibili(视频弹幕网站)上火了,视频被传至微博后引起轩然大波,侵权、安全等争议声接踵而至。

  记者注意到,这段视频节选自1994年版本《射雕英雄传》,剧中“黄蓉”角色的扮演者为朱茵,视频制作者在AI技术运用的帮助下,用杨幂的脸完美替换了朱茵,不仅毫无违和感,而且普通人根本无法看出被替换过。

  视频引发争议后,视频制作者随即下架视频,并在微博上公开回应称:“创作初衷是希望让更多朋友认识这项技术,避免将来有人在伪造明星负面内容的视频时,会给公众人物带来更大的损失。同时也让更多人了解造假视频背后的工作原理,提高公众辨识能力。”

  据媒体报道称,视频在被撤下之前,微博阅读量超过1.2亿、讨论数达2.8万条。

  那么,制作并传播换脸视频是否合法呢?无营利行为是否可以用来侵权抗辩呢?

  “杨幂换脸视频,已经侵犯了当事人的肖像权。”中国科学技术法学会人工智能专业委员会委员李晟教授告诉记者,在互联网的生产模式之下,很难以传统的“营利”标准来界定是否侵权。

  李晟进一步指出,换脸视频制作之后在网络上流传,无论对制作者本人,还是对相关网站而言,其形成的流量已构成一种营利的新形态,并不因为视频本身无需付费,就能以非营利性质为由对侵犯肖像权进行抗辩。

  肖像权是一种人格权,除体现商业价值外,还具有精神利益这一基本属性。李晟直言:“即便《射雕英雄传》的朱茵版本在观众心目留下了美好印象,也不能代表其他演员愿意将自己的形象代入其中,当事人可以通过主张肖像权来提起侵权诉讼。”

  西南政法大学人工智能法学院副教授刘小红认为,依据侵权责任法有关规定,认定是否侵犯演员杨幂的肖像权,无需考虑营利因素,而应判断行为人是否有过错。

  刘小红告诉记者,侵权责任法第二条对民事权益作了列举式规定,其中就包括肖像权、名誉权等。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七条规定,不论行为人有无过错,法律规定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依其规定。显然,按照侵权责任法规定,对于换脸是否构成侵犯肖像权,并没有附加营利的条件。

  换脸技术门槛大幅度降低

  据报道,换脸这项AI技术在国外名为Deepfake,已经出现一年多。由于门槛不高,已经造出许多假视频,涉及对政治人物、明星的恶搞等,甚至还被用于制作不雅视频。

  而在国内,“被换脸”的演员也不止杨幂一人,据网友爆料,杨颖、刘亦菲、刘诗诗、赵丽颖等演员的AI换脸视频,均在网络上出现过。

  记者采访了解到,对视频人物的改头换面,并非全新技术。早在照相机时代,就已经出现对政治人物的改头换面。后来,随着PS技术的发展,照片改造更加容易,以至于发展出合成不雅照片进行诈骗的产业链。

  “Deepfake技术的出现,大幅度降低了换脸的技术门槛。”在李晟看来,与此前相比,Deepfake的运用使得普通人有可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技术处理,恰似“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李晟提醒,Deepfake技术的运用将带来通过量的积累引起质变的社会效应。如果只是个别人在运用,那么,现有的法律规则足以有效应对;如果该技术被普遍运用,则现行法律体系难以仅仅通过肖像权或名誉权这样的权利规范加以应对。

  李晟解释说,如果该技术被普遍运用,传统意义上关于“真实”与“虚假”的界线在很大程度会被打破,这也是当前面临的真正挑战。这意味着过去基于对“真实”的判定为基础而采取的法律行为,有可能都成为建构于流沙之上的“城堡”,比如,更为普遍但更难以察觉的诈骗、诉讼中的虚假证据及更容易散布的谣言等。

  人工智能技术是把双刃剑

  从智伴机器人到自动驾驶汽车,再到法院的智能语音识别、智能审判系统等……近年来,人工智能开始走下神坛,进入民众视野。

  记者注意到,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企业视角,人工智能都被提上了新的高度。

  在国家层面,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足以说明对其重视。

  在企业层面,全国人大代表、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在今年两会期间提交的三份议案均涉及人工智能领域,这是李彦宏连续第五年在提案中关注人工智能话题。

  一边是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另一边则是人工智能带来不容忽视的社会风险和法律挑战。

  “AI换脸术是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一个产物,也是人工智能科技应用的一种形式,它在自我娱乐、娱乐大众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法律风险和法律问题,比如可能侵犯隐私权、肖像权、名誉权等。”刘小红认为,人工智能技术本身是一把双刃剑,它在为人类提供便利的同时,也给人类社会带来诸多风险:AI换脸术只是其中之一,其他风险包括无人驾驶汽车撞上行人问题、无人超市引发的员工解聘潮、医疗机器人操作失误引发的手术失败等。对于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无论是从国家战略、企业发展,还是从人民的需求来看,都应持肯定和支持态度。

  刘小红同时指出,在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应该处理好国家干预与企业自主经营的关系,企业享有自主经营权,自主生产、设计、研发人工智能产品,但涉及到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时,政府需要积极干预。还要处理好企业与消费者的关系以及企业的社会责任问题。此外,还涉及价值的选判,如法律与伦理问题。

  在如何应对挑战上,李晟认为,应坚持的一项基本原则是,区分其挑战属于安全、权利抑或治理层次。

  “治理层次的挑战最值得关注,数量的累积呈几何级数增长带来的系统性风险不容忽视,例如,Deepfake换脸如果成为普遍将真假难辨。”李晟告诉记者,为此,法律规制应突出围绕AI技术本身来展开,不能局限于技术运用产生的具体个案,要注意该技术来自于什么平台,可能造成哪些全局性的影响,从而采取更有针对性的规制。

  制图/李晓军

“月柔,就算是上天入地,我也要救你!”独远想法抱定之际,一个飘临直接弹射入恩绝大殿之内。却听空无一人的恩绝大殿之内传来一道声响,道“少侠,你来了?”这让他诧异,要知道自从肉身开始有成,六脉圆满之后,他的肉身就已经达到了开脉期圆满修士的极境。姜遇有着足够的自信,哪怕是面对筑基修士,除非是特殊体质,否则他也不会惧怕。甚至于,姜遇不是没有对敌过龙跃期的经历。“濠鞍客栈!”

本文链接:http://mandclaw.com/2019-01-05/56653.html